繁體中文
首 页 | 公司概况 | 新闻中心 | 水电政策 | 水电文摘 | 水电技术 | 热点专题 | 投资者关系 | 企业文化 | 收购与合作 | 人力资源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CDM清洁发展机制 > 行业信息
建设环境友好和社会和谐型水电
CDM清洁发展机制

坎昆之后:碳市场加速
发布日期:2011-1-6 9:05:08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用五个字来形容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CDM)执行理事会(EB)在墨西哥坎昆会议上的尴尬情景,就是被“群起而攻之”。

  不仅各碳交易协会对于EB诸多方法论和程序的改进不买账,非政府组织团体也在质疑EB的基准线标准,以及涉及工业废气的项目是否还应纳入CDM项目。最后,连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秘书处也建议EB进一步改革效率。

年前部分股有望一飞冲天! 秘闻!行情近期将出现逆转 机构资金流向已发生巨变! 主力资金正密谋全新布局   “他们最好想想,怎样保护碳交易公司和个人的利益。”在一场EB的边会上,国际排放与交易协会的一位气候变化顾问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现在大家都在赔着时间和金钱,市场丧失信心。

  无论如何为自身辩护,好好静下心来改进审批程序,是每一个EB成员所应当注重的工作。

  EB效率改革

  CAMCO公司北京代表处资质总监莫芝函曾对记者描述过一个CDM的周期,“一个项目从开发、合作协议签订一直到最后注册,顺利的话要18个月,如果不顺利的话,例如完整性核查你没过,回去再补,补完以后再来排队,排队就要4个月,如果是复审,又得增加4个月,所以一个项目周期是三年的时间。”

  坎昆会议结束后,从欧洲市场传来的消息是,在EB宣布了多项改革后,被发放的碳信用额度得到了持续增长: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的预计,在2010年12月,CDM下的抵消项目很可能会同11月持平,而在11月,抵消项目就已经达到了2480万吨,这是7月时项目数字的8倍之多。

  “我们现在看到,被拒绝的比率、复审比率,特别是对于保险的复审比率,相比以前,要低很多很多。” EB成员Pedro Martins Barata表示,“我们正在赶上进度,处理那些被积压的项目,而且终于看起来已经管理得比较好了。”

  Barata是EB主席换届时的候选人之一。

  据记者在坎昆采访中了解,在过去的2个月中,联合国系统部署了更多的人手来处理这些CDM方面的积压项目,甚至贴出了“招贤状”,希望广纳专家来解决人手短缺问题。

  不过到去年10月22日为止,还有312个项目在等待之中,EB则希望在新年伊始,可以将这些等待项目削减到62个。

  “我们现在最多也就是滞后一个月(的量)。”Barata认为,“我对我们保持的速度还是很有信心的。”

  伴随着在坎昆会议上所指定的对于CDM审核的新基准线等规定与新程序,“在去年一年中,对于被拒绝率和复审率的许多负面情绪和悲观看法,会很快都消散。”Barata表示。

  根据伦敦碳金融评估机构IDEAcarbon预测,在2011年1月,CDM所发碳信用额度将可能创造纪录,达到3000万吨。

  同时,对于投资者已经呼吁了有三年的上诉方程序,Barata认为执行此“制度—决定—上诉”程序之前,还存在重要的法律问题,目前政策制定者还需要把把关,筛选现存的五种上诉形式的选项,从中五选一。

  CCS纳入CDM

  此外,另外一个历时多年的争论在坎昆也有了结果:碳捕捉与储存技术(CCS)终可以被纳入清洁发展机制项下,这也是《坎昆协议》中为数不多富有突破性的成果之一,其具体细节有待在2011年的南非德班会议上完成。

  “这些动向,的确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的。”国际排放交易委员会CDM专家卡纳汉认为,“这个良好的机会,可以让CDM执委会好好考虑CCS的项目提交方法论问题。”

  从2005年的提议开始,针对CCS是否应该纳入CDM的争论就非常激烈。

  由于在CCS是否适用于发展中国家的问题上尚存疑问,CCS被纳入CDM的讨论至少被搁置了2年以上;在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期间,当此提议被再一次否决时,彼时不少投入了大量研发资金的欧洲能源企业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在此次会议上,主要的支持者来自于挪威、沙特阿拉伯以及英国。

  这些国家认为,采取此种方式,会保证持续的化石燃料消费,同时做到减少向大气的排放,且沙特阿拉伯以及其欧佩克成员同盟表示坎昆会议“不应该达成一项反对传统能源资源的协议”。

  小岛屿国家联盟以及南美国家在历史上非常反对此项举措,然而在此次会议上声音却也有所减弱。

  因而在维持对于海洋储存的争议情况下,此次在坎昆会议上,通过了《将地质形式的CCS作为CDM项目活动》的协议,并承认“认识到地质形式CCS是实现大会最终目标的有关科技,并有可能成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潜在手段之一”。

  “在将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减至科学要求的范围内的这一过程中, CCS和可再生能源一样,都起到了重要作用,”全球CCS研究所副总裁塞莫尔表示,“联合国目前也用其决定确认了这一点,这为发展中国家资助CCS计划,扫清了道路。”

  全球CCS研究所的数据显示,到2050年,有大约3400个CCS项目需要启动,其中大部分项目位于发展中国家,不过目前大部分启动的项目都位于欧洲、北美和澳大利亚。

  “UNFCCC的决议,可以令各国政府为CCS制定可测量、可监督以及可核查的政策,让CCS项目运行起来。”全球CCS研究所负责欧洲事务方面的副总裁裴格勒则表示,“根据国际发展署的数据,CCS所提供的减排量,到2050年可以占到总体需要减排量的20%。”

  “CCS的开发是我们现阶段的重点。”阿尔斯通电力总裁兼阿尔斯通执行副总裁朱倍贺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阿尔斯通致力于在2015年实现CCS的商业化。”

  朱倍贺表示,我们现在在中国也在和一些潜在的合作伙伴进行接触,来共同发展中国碳捕捉的市场。

  控制CCS风险

  环保组织大多对CCS被纳入CDM不做乐观表态,并称根据《马克拉什协议》,在引入任何一种新技术时,都应该证明该技术是环境友好型且是安全的,然而大部分CCS项目都处于示范阶段且对于其长期性能表现的考察是需要继续观察的。

  由于在此方面的争议,UNFCCC要求附属科学技术咨询机构(SBSTA)在下次会议召开时,为CCS纳入CDM阐明其方式和程序。

  在其中,由于CCS的争议性,协议也对SBSTA作出了详细的指导要求,其中包括:在碳储存的地点上,要确保严格标准,确保储存的长期性,同时实施严格的监督计划,从而降低对于环境破坏的风险。

  其次,在CCS项目方面,要考虑到所有在地上和地下的安装项目,以及其中的捕获、运输、注入以及储存环节,且上述所有环节均需要计算,同时这些数据都可以核查;在实施CCS项目之前,要实行全面的风险和安全核查,同时衡量对于社会环境的全面影响。

  “这些分析估计要花上四年时间才能完成。” 碳金融评估机构Idea Carbon的分析主任维塔利认为,“这意味着更多的监管问题,在现在与发给CCS 核证减排量(CERs)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那些有资质可以申请的项目,恐怕要通过一系列非常严格的环保测试以及相关的风险评估。”碳市场与投资委员会主席卡马里也对本报表示。

 

© 2007-2017 深圳兆恒水电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15332号
公司地址:香港九龍尖沙咀東加連威老道100號港晶中心10樓1007A
电话 Tel:852-2787  3355 传真 Fax:852-2152  0026

粤ICP备09015332号 
400电话技术支持:深圳网站建设深圳网页制作深圳网站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