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首 页 | 公司概况 | 新闻中心 | 水电政策 | 水电文摘 | 水电技术 | 热点专题 | 投资者关系 | 企业文化 | 收购与合作 | 人力资源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CDM清洁发展机制 > CDM相关知识
建设环境友好和社会和谐型水电
CDM清洁发展机制

三氟甲烷CDM交易还能走多远
发布日期:2010-12-29 8:42:02

                 来源:中国化工报

   11月25日,欧盟委员会发布提案,要求从2013年1月起,全面禁止特定工业气体减排用于欧盟排放权交易体系。在该提案禁止的特定工业气体中,三氟甲烷(HFC-23)被列其中。这个提案将在欧盟成员国间通过后正式生效。

  世界银行认为,中国二氟一氯甲烷生产增加是国内空调、冰箱需求增加的表现,而非CDM项目所致。

  据了解,目前国内有关人士正密切关注这个提案的进程,因为它对中国的清洁发展机制(CDM)项目影响重大。一旦通过,意味着中国又少了一个重要的减排方式。  

  影响锁定2013年后

  “此提案一旦通过,2013年之后我国三氟甲烷减排交易的欧盟市场将被堵死,国内此类CDM项目将受到严重影响。”中国氟硅有机材料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梅胜放在接受CCIN记者采访时表示。

  本月初,四川省政府官员考察中昊晨光化工研究院的三氟甲烷CDM项目。

  据了解,中国是三氟甲烷CDM项目中的最大卖家。在联合国已经批准的19个该类项目中,中国有11个,占近6成。不仅如此,据梅胜放介绍,三氟甲烷CDM项目的核证减排量占国内CDM项目总量的9成以上。

  而欧盟国家是全球CDM项目的最大买家。2009年在全球1440亿美元碳交易额中,欧盟市场就占到了1180亿美元。欧盟国家每年CDM项目交易额占全球总量的80%以上。欧盟此项提案如果最终获得批准,就意味着2013年以后欧盟企业将不能从中国购买三氟甲烷项目产生的减排量用在欧盟排放权交易体系上进行交易。而中国此类CDM减排项目也将无法获得减排补贴。

  据CCIN记者了解,国内因三氟甲烷CDM项目受益的氟化工企业也不在少数。据巨化集团公司生产部部长助理周永青介绍,行业内领先的氟化工企业如山东东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江苏梅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常熟三爱富中昊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浙江省东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等都从CDM项目获得了不少发展资金和先进技术。这个决议通过后,这些氟化工企业将失去不少支持资金。以巨化集团为例,该公司已经在联合国成功注册的两期三氟甲烷CDM项目,每年减排额约1000万吨。按照目前市场价12欧元/吨来计算就是1.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以上。据梅胜放初步估计,目前国内11个三氟甲烷分解CDM项目涉及金额已达上百亿元人民币。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即使该提案最终没被通过,也会对国内涉及该项目的企业造成影响。《京都议定书》CDM执行理事会委员、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副教授段茂盛分析说,即使短期内没有通过,也不排除少数欧盟国家单独采取行动限制购买三氟甲烷项目减排量的可能性。不管这项提案是否通过,未来欧盟企业肯定会回避三氟甲烷等备受争议的项目。

  欧盟欲改交易规则

  欧盟排放权交易体系为什么要禁止三氟甲烷?

  据CCIN记者了解,今年3月,一家专注于监督CDM机制的国际非政府组织致函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认为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企业利用三氟甲烷减排项目营利,为出卖更多的减排项目而增加制冷剂二氟一氯甲烷(HCFC-22)的生产,导致温室气体不减反增。

  中国和欧盟一直是CDM项目的合作者。双方在我国新疆、宁夏、河北等多地举办过CDM项目促进会。图为在江苏南京举行的CDM项目研讨会。

  这家非政府组织认为,由于有CDM机制,发展中国家企业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生产二氟一氯甲烷。因为生产二氟一氯甲烷过程中会副产三氟甲烷。在CDM机制下,生产企业通过分解三氟甲烷能获得大量的核准减排量,这些减排量在欧盟等碳交易市场出售,可以给企业带来收益。据该组织测算,按照每消减1吨二氧化碳当量可以获得12欧元(CER当前的市场价)来算,消除三氟甲烷获得的收益相当于成本的60~70倍。这种经济效益诱使发展中国家增加二氟一氯甲烷的生产,上马新的二氟一氯甲烷项目。而三氟甲烷的温室效应要比二氧化碳还要高11700倍。

  在发出质疑的同时,该非政府组织随后还致信联合国反映这一问题,并在今年8月份促使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对中国6家化工企业的三氟甲烷CDM项目进行复审调查。同时,该非政府组织的观点得到了欧盟委员会的认同。欧盟委员会即在11月25日发布了全面禁止特定工业气体减排用于欧盟排放权交易体系的提案。

  但是这个非政府组织和欧盟“CDM 项目导致二氟一氯甲烷增产”的观点遭到了我国氟硅行业的反对。中国氟硅有机材料工业协会辩解说,中国企业不存在故意多生产二氟一氯甲烷的动机。因为CDM 项目收入中扣除上交国家的65%和运营成本后,企业所得只有总收益的10%~15%,不到生产二氟一氯甲烷成本的1/4。据中国氟硅有机材料工业协会掌握的市场数据,中国11个注册成功的三氟甲烷项目,总共可申请核证减排量的二氟一氯甲烷产量为20.6万吨,只占中国2009年二氟一氯甲烷总产量的 43%。梅胜放认为,中国从未发生过二氟一氯甲烷产量增长大大高于市场需求增长的怪现象,中国的二氟一氯甲烷生产与需求水平相比没有异常偏高,产量增长主要是因为经济的发展和城镇化的加快。CDM项目拉动了二氟一氯甲烷生产的说法不成立。

  世界银行在今年8月初也帮中国说话,称发展中国家二氟一氯甲烷生产增加主要是经济发展对空调、冰箱需求增加的表现。世界银行认为,与三氟甲烷CDM项目有关的二氟一氯甲烷生产量不到发展中国家总产量的一半,并且生产的增长不及消费量的增长。

  一位业内分析人士表示,欧盟这次提出此项提案,是出于一些政治和经济考量。过去几年,中国签发的CDM项目都是大项目,累计达千万吨,每年有数亿美元流入中国。对此,在国际气候谈判以及未来碳市场前景不明确的情况下,欧盟国家有些议员建议打压中国的三氟甲烷CDM项目。如果每年的减排量减少一半,那么中国从CDM项目中的获利就能减少一半。

  中国企业应审时度势

  梅胜放告诉CCIN记者:“中国氟硅有机材料工业协会和氟硅企业的多名代表11月底专程奔赴坎昆,对这个长期争议的问题进行了详细解释。最后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认为我们的理由很充分,在大会上发布了一项继续签发CDM项目的决定。这意味着第一个减排期间,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将继续按照现有的方法来审批企业的三氟甲烷 CDM项目,申请企业只要符合要求,仍然会获得签发。但是如果欧盟委员会的这项提案在欧盟各成员国间获得通过,那么2012年之后的下一个减排期,我国的三氟甲烷CDM项目将无法进入欧盟排放权交易体系。”

  在12月11日结束的墨西哥坎昆气候变化大会上,欧盟是发达国家中支持CDM延续至2013年之后下个减排期的主要力量。对此有专家分析,欧盟委员会在坎昆会议之前作出这项提案,也是在向发展中国家变相施压:如果CDM继续执行,那么通过三氟甲烷等特定工业气体的减排项目必须剔除在CDM机制之外。

  “欧盟方面在特定工业气体减排是否应该列入碳交易的问题上态度一直比较激进。”梅胜放说,氟硅协会也在组织国内企业通过交易关联方等渠道与欧盟方面进行沟通。

  但也有专家认为,如果中国的三氟甲烷CDM项目在欧盟无法获批,反而将推动中国发展CDM项目方向的转型。因为比起风力发电或生物质能CDM项目来,三氟甲烷CDM项目确实可以低成本获得高额收益。这在导向上将不利于中国碳减排事业的可持续发展。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博士后刘兰翠和中国科学院预测科学中心吴刚表示,实施三氟甲烷CDM项目只能带来减排量上的收益,而不能像生物质能等先进的减排技术那样,带来实质性的改变,相对来说,对促进中国可持续发展的作用比较小。


© 2007-2017 深圳兆恒水电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15332号
公司地址:香港九龍尖沙咀東加連威老道100號港晶中心10樓1007A
电话 Tel:852-2787  3355 传真 Fax:852-2152  0026

粤ICP备09015332号 
400电话技术支持:深圳网站建设深圳网页制作深圳网站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