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首 页 | 公司概况 | 新闻中心 | 水电政策 | 水电文摘 | 水电技术 | 热点专题 | 投资者关系 | 企业文化 | 收购与合作 | 人力资源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CDM清洁发展机制 > 综合文献
建设环境友好和社会和谐型水电
CDM清洁发展机制

CDM概念 馅饼还是陷阱?
发布日期:2008-3-7 14:56:16

受清洁发展机制(CDM)项目巨大潜在收益的吸引,许多公司都趋之若骛。记者了解到,南钢股份即将步G巨化、G三爱富的后尘,加入到CDM概念的大家庭中。而在等待国家发改委审批的CDM项目清单上,还有一长串公司的名字,其中不乏上市公司的影子。 

哪些产业蕴涵CDM的商机?CDM到底能为中国的企业带来多少收益?是否真的是天上掉馅饼?

五大领域蕴涵商机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潘家华和国际著名的碳交易中介机构Camco国际首席运营官Alex Westlake介绍,CDM项目主要涉及五个领域,分别是化工废气减排、煤层气回收利用、节能与提高能效、可再生能源、造林与再造林。

广而言之,任何有益于温室气体减排和温室气体回收或吸收的项目都有潜力成为CDM项目。这些项目主要涉及的产业有:化工业,煤炭开采业,钢铁、水泥、铝、电力制造业,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产业、林业等。

在化工业,目前国内开展的CDM项目大多集中在HFC23的减排上。HFC23是制冷剂HFC22(传统氟利昂的替代物)在生产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副产品,安全无毒,但其温室效应潜能值是二氧化碳的11700倍。通过高温焚烧,可以将HFC23分解为二氧化碳、氟化氢和盐酸,从而大大降低温室气体的排放,有助于缓减全球变暖状况。

在煤炭开采业,CDM项目主要用于CH4(甲烷)回收后发电供热。CH4多见于煤层当中,由于该气体在矿井中具有爆炸的危险,一直以来被煤炭开采企业通风直接排放到大气中,从而带来了温室气体排放。回收CH4并将之转化为电能,可以在获得发电收益的同时,大大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

在钢铁、水泥、铝、电力制造业,CDM项目主要通过提高能源效率和更换燃料来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比如,高炉节能技术改造、高效低损耗电力输配系统改造和升级、高耗能工业设备和工艺流程节能改造、天然气燃料车、北方城市推广天然气或地热集中供热等。另外,还包括水泥厂减排二氧化碳及余热发电工艺、钢铁厂转炉煤气回收等。

在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产业,CDM项目主要集中在小型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和生物质能发电等领域。这些项目产生的电能可以替代煤炭电站产生的电能,从而减少CO2的排放。

在林业,CDM项目主要通过植树造林和再造林形成的森林直接吸收CO2。这一项目也称“碳汇”项目。

研究表明,中国CDM项目最大的潜力存在于电力部门,到2010年每年0.25亿吨-1.17亿吨二氧化碳,占总潜力的50%。钢铁和水泥工业各占总潜力的的10%,化工业占5%。

收益几何 花落谁家

G三爱富的公告显示,CDM项目的前期准备工作主要有:与购买方的联系,选择减排技术、项目环评、立项以及项目申报,申报阶段需要先后通过国家发改委审批、第三方认证和联合国CDM理事会注册。

在上市公司中,G巨化的CDM项目已完成联合国注册,并正式动工。公司2006年1月6日公告,将向日本JMD温室气体减排株式会社转让CDM项目产生的温室气体减排量,转让期7年,转让总量不超过400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转让价格每吨不低于6.5美元。据董秘余洁敏介绍,日方无偿为该项目提供分解装置建设的全部资金和分解技术。

银河证券研究所李国洪认为,该项目将使G巨化自2007年起的7年内年净利润增加4866.7万元,每股收益增厚0.087元。

G三爱富的CDM项目已经通过国家发改委批准,并提交给联合国CDM理事会待下月讨论。2005年12月21日,G三爱富公告表示,公司下属子公司常熟三爱富中昊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在北京与世界银行签订协议,世界银行将购买中昊在2007-2013年间产生的减排量约73,059,707吨,转让价格为每吨6欧元。公司董秘张经仪告诉记者,此项目将完全由公司自主投资,因而转让价格较高。

有分析认为,如果在联合国注册成功并正式实施,该项目将是迄今为止减排量最大的CDM项目。该项目将使G三爱富在2007-2013年每股收益年增0.41元。

祁连山日前公告,瑞典能源署将购买公司CDM项目产生的减排额,并自项目注册成功起的7年内每年获得约20万欧元的额外收益。公司建设项目管理中心黄主任告诉记者,该项目将于今年八九月份投产,目前正在准备项目设计文件(PDD)报国家发改委审批。可见,祁连山还处于与购买方联系的阶段,离项目产生收益还比较远。

除G巨化的CDM项目外,到目前为止在联合国CDM理事会成功注册的其他9个CDM项目是:预计减排二氧化碳90,000吨的北京安定填埋场填埋气收集利用项目、预计减排51,429吨的内蒙辉腾锡勒风电场项目、预计减排265,032吨的南京天井洼垃圾填埋气发电项目、预计减排96,428吨的张北满井风电场项目、预计减排278,000吨的梅州垃圾填埋场沼气回收与能源利用项目、预计减排40,480吨的湖南渔仔口小水电项目、预计减排10,110,000吨的山东东岳HFC-23分解项目、预计减排216,499吨的宁夏贺兰山风力发电项目和预计减排8,825,831吨的江苏梅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HFC23分解清洁发展机制项目。这9个项目都是由非上市公司开发的。据测算,辉腾锡勒风电场项目的收益高达2700万欧元。

市场风传除G巨化和G三爱富外,还有10家上市公司涉足CDM项目,分别是G华能、G京能、G*ST天宏、G天富、G韶能、G岳纸、贵糖股份、马龙产业、中材国际和G泰达。记者与上述公司取得了联系,G华能证券事务代表贾文心表示,涉足CDM项目的华能新能源产业控股有限公司是集团下属子公司,没有并入上市公司;G京能董秘杨晓晖表示,公司入股的国华能源有风电项目,但并不清楚是否有CDM项目;G韶能和G岳纸有关人士表示公司的CDM项目正在申请之中;其他6家公司均否认有注册成功的CDM项目。

记者从国家发改委气候变化对策协调小组办公室获悉中国CDM项目官方受理申请的最新进展情况。数据显示,截至2006年6月16日,已由国家发改委批准的项目有51个,其中并没有上述8家上市公司的身影。但记者从中发现南钢股份申报的转炉煤气回收项目已经得到国家发改委批准,随即在联系时,公司有关人士表示,预计每年79000吨的减排量将卖给意大利碳基金,价格大约为6.1美元,预计将于6月底正式签订购买协议。

在这51个批准的项目的业主中,除G巨化、G三爱富和南钢股份外,记者还没有发现其他上市公司。但分析人士指出,CDM的蛋糕如此诱人,与此联系最紧密的电力制造业、煤炭开采业、钢铁制造业、水泥制造业、铝制造业、林业和造纸业的上市公司可能难以禁得住诱惑,未来CDM环保概念股扩容势在难免。国内碳交易咨询公司天擎动力董事长朱京京也向记者证实,国内一些知名的电力公司和钢铁公司正在委托他们公司开展CDM项目。

三大风险仍需警惕

很多公司在主动进行技术改造或减排温室气体时却得到了一笔意外之财,难道是天上掉馅饼?对此,很多人都感到不可思议,不仅如此,有些公司也难以理解。朱京京说,天擎动力最初推销CDM项目时,很多公司都不信,以为他们是骗子。

那么,CDM项目究竟是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买卖?难道外国购买方心甘情愿来中国扶贫?潘家华表示,外方购买减排额度是利益驱动的,在减排义务的压力下,发达国家在国内减排一吨二氧化碳当量的温室气体所需的成本为80美元,而通过CDM所需的成本只有7-8欧元,减少了80%以上。此外,发达国家还可以通过CDM向发展中国家出口设备,扩大了市场。

Alex Westlake表示,CDM并不是“免费的午餐”,CDM中有一个“额外性”的概念,即CDM资金帮助项目业主克服了技术、资金等方面的障碍,因而,该项目的减排量在没有CDM的情况下难以产生。国家发改委、第三方和联合国CDM理事会将会严格地审查这一点。

因此,CDM的第一个风险是审批程序带来的不确定性。尽管Alex Westlake认为如果CDM项目遵循已有的方法学并具备额外性,项目的风险不大。但他也承认存在政府审批的风险和联合国注册的风险。CDM项目必须要履行国内、国际两套程序,经过多个机构审批,一个项目从申请到批准最顺利也需要3-6个月时间,复杂的审批程序可能会给最后的结果带来不确定性,而不论结果如何,前期的设计、包装等费用甚少需要投入10万美金。而且由于“额外性”的要求,大多CDM项目并不是副产品,而是要投资后才能卖减排额,这些投资在审批结果不确定的情况下很可能打了水漂。

CDM的第二个风险是恶性价格竞争。现在CDM基本上是买方市场,发展中国家企业的议价能力弱。随着大家对CDM的逐步认识,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市场中成为供给方,那么,减排额的价格会进一步降低,预期的收益将会大幅度缩水。“如果国内企业一哄而上,价格大幅度跳水,你说岂不是连投资成本都收不回来?”朱京京说。记者发现,由国家发改委批准的项目由截至今年4月6日的25个增加到截至今年5月12日的46个,进而增加到截至今年6月16日的51个。看来,朱京京亦非杞人忧天。

第三个风险是未来政策的变动。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目前不必履行《京都协议书》的减排规定,但2012年以后呢?还得看到时候的谈判结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排放总量的硬约束下,中国的减排压力肯定越来越大。环保局有关专家表示,从发展趋势看,我国最终会成为CDM净买方。如果CDM项目建成了,国家不准卖,那企业肯定是“得不偿失”。

对于手握投资者血汗钱的上市公司而言,要警惕上述三大风险。否则,馅饼有可能变成陷阱。

由于“额外性”的要求,大多CDM项目并不是副产品,而是要投资后才能卖减排额,这些投资在审批结果不确定的情况下很可能打了水漂。

发展中国家企业的议价能力弱,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市场中成为供给方,减排额的价格会进一步降低,预期的收益将会大幅度缩水。

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目前不必履行《京都协议书》的减排规定。而从发展趋势看,我国最终会成为CDM净买方。如果CDM项目建成了,国家不准卖,那企业肯定是“得不偿失”。


© 2007-2017 深圳兆恒水电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15332号
公司地址:香港九龍尖沙咀東加連威老道100號港晶中心10樓1007A
电话 Tel:852-2787  3355 传真 Fax:852-2152  0026

粤ICP备09015332号 
400电话技术支持:深圳网站建设深圳网页制作深圳网站设计